未来世界最大的不平等,可能就藏在这些医学趋势里 | 奇点上新

作者:匿名 2019-11-01 12:55:54 阅读量:3275

在过去的两年里,每当我继续做一些愚蠢的决定时,我总会想起一个冷笑话。

有时我甚至半夜起床喝水。我漫不经心地想起这个笑话,然后像个傻瓜一样笑了半天。

这个笑话有很多版本,在这里我将告诉你一个我大量编造的详细版本。

俗话说,蒂丹原本是个穷孩子,但结果,他努力在这个城市找到了一份报酬相当高的工作。几年后,铁蛋满载而归,并设立了一个大型宴会招待各行各业的亲戚。几十斤重的大肉饼就够了。经过几轮烧酒,铁蛋自然进入了最重要的吹嘘环节。他压低声音问快80岁的三叔,“三叔,你觉得我现在一个月挣多少钱?说完后,铁蛋咬了一口肉饼,狠狠地嚼了一口,强调道:“叔叔,你可以放开你的猜测了!"

三大爷先是一愣神,然后放下半齿肉馅饼,用擦亮的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油,然后用颤抖的手指顺手拎起裤子,铁蛋说道:“也许一个月能赚8个。。8000?”

三大爷说着就听“啪”的一声,只见铁蛋一只手放在桌子上,哈哈大笑,摇着半齿肉馅饼对三大爷说:“一个月才8000块?这不是你瞧不起我的铁蛋!据说你必须有一个好的猜测,放开猜测!再猜一次!”

三大爷似乎被桌上的铁蛋一巴掌惊醒了。他捻着八根胡须,吸了一口烧酒,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农村算命师的表情:“既然如此,我想你每月至少要挣80万元的铁蛋!”

话音落下,铁蛋要吞下的半牙肉饼突然卡在喉咙里,顿时憋得通红,双手颤抖。看到情况不妙,所有的亲戚都立即开始殴打他们,用大拳头捶打铁蛋的背部,大喊:“铁蛋,你一个月挣80万,但你不能让半齿肉饼噎死!”

嗯,我猜你已经笑完了。让我们继续。

事实上,大多数时候,我们在一些不熟悉的领域里做出和三兄弟一样荒谬的判断。三大爷一生见过的最大的一笔钱,可能是8000元,超过这个门槛,80万和80万没有区别,所以猜测会如此离谱。同样,如果你请钢铁专家采访高铁上的一辆马车,问问他们河北一年能生产多少钢铁。公众的广泛反应可能会让专家大吃一惊。

这是认知差距。有些认知本身并不一定深刻,但知道的人在山的一边,不知道的人在另一边。然而,这只是一个明显的认知差距。如果我们给认知差距增加一个长时间轴,它基本上等同于命运。

今天,我们很难想象市场规模超过160亿美元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已经被多次扔进历史的垃圾桶。幸运的是,有一位具有卓越认知的科学家,他的名字叫尼尔森伯格。

说到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每个人都知道诺贝尔奖得主艾莉森和本庶佑,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朗伯格先生。但如果不是隆伯格在几个关键节点上的天才决策,160亿美元的神话将会是一个神话。

说到这,隆伯格本人就是一个学生恶霸。1980年,他加入了诺贝尔奖得主沃尔特·吉尔伯特在哈佛的实验室。当时,丹尼尔·乔治·丘奇和隆伯格一起在合成生物学领域的实验室里经常通宵熬夜。

右边是隆伯格,他年轻时很英俊。

后来,隆伯格去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制造转基因小鼠。在那里,隆伯格不仅在鼠标室见到了他的妻子,还有幸与癌症免疫的创始人劳埃德.约翰.奥尔德博士进行了长谈。当时,劳埃德·约翰·奥尔德博士坚信免疫系统可以用来对抗癌症,他的知识在当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俗话说,语言不是工具,而是种子。

当时每天穿梭于老鼠屋的隆伯格,一心要用老鼠开发抗体药物,但劳埃德·约翰·奥尔德博士的话本应该在他的心中播下一颗重要的种子。直到1998年,隆伯格在一次晚宴上遇见了艾莉森。种子终于破土发芽了。

艾莉森当时相当沮丧。与他合作开发ctla4抑制剂的Nexstar公司主要从事核酸药物的开发。对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它们既没有优势也没有决定,所以开发进展一直犹豫不决。

当时,隆伯格正在为著名的抗体药物公司medalex工作,medalex此时不愿意为他人生产抗体,希望开发自己的新药。伦敦伯格和艾莉森喝了几杯威士忌后,历史发生了转折。

Lonberg说服medarex开始研发ctla4抑制剂。2004年,bms拥有独特的眼光,并与medarex签署了一项协议,共同开发ctla4抑制剂。但是很快他们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他们开发的药物没有达到fda在临床试验中要求的终点。这一痛苦的结果导致medarex股价大幅下跌,并促使辉瑞宣布两年后将放弃ctla4抑制剂的研发。

ctla4抑制剂的未来似乎不确定,但lonberg仍然充满信心。2009年,bms向medarex发出收购要约,lonberg单独提出反对。然而,medarex最终被bms收购,lonberg本人也加入了bms。

果然,隆伯格是对的。2010年,ctla4抑制剂在黑色素瘤的临床试验中表现良好。fda也在2011年批准了ctla4抑制剂的上市,从而产生了iPimab。

在新药研发的历史上,能够抓住大机会的人已经是千载难逢的人才了。如果一个人能连续抓到两枚重型炸弹,那么他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幸运的天才蛋。

隆伯格属于这样的人。

当ctla4抑制剂的开发处于晚期时,Medarex开始寻找新药。当时,隆伯格和他的老朋友科曼注意到了本庶佑对pd-1的研究。medarex决定开始开发自己的pd-1抑制剂。后来,在隆伯格频繁访日的斡旋下,medarex和日本小野制药达成合作开发协议,根据协议,小野制药在pd-1抗体方面拥有除北美以外的全球利益。2006年,medarex的pd-1抑制剂开始临床试验。

2010年,pd-1抑制剂的首次临床试验数据在当年的asco会议上公布。尽管只有16名受试者,但数据却令人眼花缭乱。

然而,在lonberg看来,明智地将medarex装进口袋的bms这次做错了。他们不应该急于展示他们的数据,因为当时,在阿斯科的小而不显眼的会议室里,梅尔卡多人站在角落里。

看到如此有吸引力的数据,梅尔卡多立即惊讶地意识到他的家人也有如此热的蛋糕,以至于它只是被冷冻了。梅尔卡多收购先灵葆雅时,他获得了pd-1抑制剂管道,但一直没有得到重视。

这一次隆伯格又是对的。看到黎明,梅尔卡多立即发起了猛攻。他们判断bms可能会考虑对表单抗的影响,从而减缓pd-1抑制剂对黑色素瘤的进展。2014年9月,他们集中全部火力捕捉黑色素瘤,并通过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批准,率先将凯楚达引入市场。

一个叫成金曜的人中途爆发,统治了整个国家,并把它变成了两个人的竞争。

回想起来,当时本庶佑和小野制药似乎并没有完全意识到pd-1的价值。2011年,bms以非常低的成本在欧洲和中国与Ono制药公司交换pd-1抗体的商业权利。多么戏剧性的一幕,他们都是极其聪明的人,但是他们在同一个历史节点上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选择。

我也想和你分享另一个小故事。

1992年,刚刚开始医学院之旅的年轻人许特尔偶然读到一篇论文,文章中说少数北欧人携带cc r5-δ32基因的纯合突变,这可以使这些人天生具有抵御艾滋病的能力。

当时还没有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艾滋病仍然是一种不可治愈的疾病,令人恐慌。所以,这张纸就像一颗种子,种在许特尔的大脑里。这颗种子将保持10多年。

十多年后,许特尔已经是血液学家了。当他遇到一个需要骨髓移植的白血病和艾滋病患者时,种子发芽了。

许特尔博士为该患者找到了一个匹配的cc r5-δ32纯合突变骨髓供体,从而同时治愈了该患者的白血病和艾滋病。这个病人是著名的柏林病人。

如果他10年前没有意外地看过这篇论文,许特尔博士仍然会是一个好医生,但很可能他只是一个好医生,而不是一个著名的医生。

在医学和生命科学领域有许多像美国电视剧这样的故事。如果我要公开告诉他们,我可能要说成千上万的话。然而,我现在必须进入广告部门。

今天,由所有奇点蛋糕(Singularity Cakes)煞费苦心打造的轰动一时的音频课程“医学趋势50讲座”终于上线了。我们帮助您一次性同步全球医学前沿最重要的进步,让您可以利用超市购物来获取这些精彩知识的种子。

这节课有多好?我不想再吹牛了,只说三个简单的要点:

1.全方位:赶上医学前沿最重要的进步。

在这套50篇医学趋势讲座中,我们包括15个重要的前沿领域,如免疫疗法、干细胞、微生物、人工智能、第二代测序和新型抗癌药物的研发,以帮助您带来世界顶尖的科学研究成果。

2.跟上潮流:帮助你无缝地同步全球认知。

奇点跨学科专业知识团队(Singularity Intersectorial Professional Knowledge Team)依托自身强大的数据库系统,每天跟踪全球3000多种医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重要期刊,实时掌握医学前沿科技的最强脉搏。与全球认知同步,你不需要费心,我们将全球脉动发送到你的耳朵。

3.有趣且可理解:你不用绞尽脑汁就能理解世界上最大的医学问题。

医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论文通常很难理解,语言障碍导致许多人退缩。这一次,我们将帮助您将困难而晦涩的一线学术研究转化为清新的科学论文,让您享受科学之美,轻松了解顶级医学问题。你可以像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一样思考同样的问题。

以上几点有点难说。事实上,我们对音频课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我们在听完之后有打破镜子脑袋的冲动。目前,这门课程可能已经达到向镜子鞠躬的程度,我们将继续努力。

无论你是医生、制药行业的从业者还是普通大众,这门课程都会给你带来一些奇妙而有用的知识种子。未来世界上最大的不公平可能在于这些医学趋势。

好吧,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按下并识别下图中的二维码来购买本课程。以前收到优惠券的朋友会被提醒在购买时自动使用优惠券。

很多时候,当我深夜担心公司的生计时,我总会看到读者在后台担心奇异蛋糕:蛋糕蛋糕(cakes cakes),你每天都那么努力地码字,你却没有发广告。你怎么能光吃东西?首先,我真的要鞠躬感谢这些读者和朋友。第二,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帮助他们的朋友分享这种知识种子。鞠躬致谢。

这种创造是对奇点的新尝试,无论好坏,我们也希望得到每个人的反馈。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添加以下微信号并直接与我交谈。我是陈雅慧,《奇点》的主编。毕竟,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回复慢,我一定原谅你~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