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深夜借宿荒僻山村,感激村民热情时,一老太太却说想活命赶

作者:匿名 2019-10-31 19:56:15 阅读量:3239

每天阅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白煦

一大早开门做生意前,叶妙刚把门栓上,黄破门而入,差点用双开木门砸到叶妙脸。

叶淼很震惊,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

黄啸今天被鸡血打了。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现在他知道自己有麻烦了,并稍微克制了一下自己。“那是什么……”

叶淼立刻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盯着黄菊,咬牙切齿,“你这么恨我?跑什么跑,别跑,我得掐死你……”

要不是她反应迅速,她的脸早就毁了。

一大早,黄啸和叶淼就在阴阳斋吵架。黄啸没有选择他的方式。他从一个地方逃到另一个地方,打碎了叶淼发现的珍贵青春痘。叶淼的表情变得更加狰狞。黄啸甚至不敢让她赶上。

这两个人的动作惊动了陈龚宇。当黄看到陈龚宇和救世主时,他立刻躲在他身后。“先生,救命!小叶疯了。小叶疯了……”

叶淼卷起袖子,他的心在流血,“陈龚宇,你不要保护他,我的宝贝疙瘩,我的古董,想哭……”

陈龚宇头痛地轻轻叹了口气。他的手很长,脚很长。一只手落在叶淼的头上。叶淼愤怒地卷起袖子插好。他甚至不能碰陈龚宇。黄啸看着这个,探出头来,带着一种卑鄙的表情跟在陈龚宇身后。“嘿嘿,我打不中!”

“陈龚宇,看看他!”叶淼气炸了。

陈龚宇一只手抓住叶淼,另一只手抓住他,把他拽了出来。他非常威严,像老人一样,“道歉”

“是的,对不起……”一秒钟是很得瑟的,下一秒钟,黄教授顿时懵懵懂懂,像只小鸡一样被陈龚宇吊在叶淼面前,“多少损失,我赔,我赔……”

“算了,不要和你争论。”叶淼也不能真的打他,打得不好甚至没有人赔偿她的损失。

看到两人恢复和平,陈龚宇拉着他的手,看着黄啸,他对叶淼很生气。"你为什么一大早就来了?"

黄啸拍了拍脑袋,差点忘了他的事。他从口袋里掏出三张皱巴巴的票。“就是这样,我刚才中了彩票,不是吗?这是一张家庭票,总共三张度假票。”

“这就是我如此兴奋的原因?”叶淼看了一眼他可疑的脸,嘴里嘀咕道:“这是个骗局。另外,你为什么想见我们?我不想去。我不感兴趣。”

“这不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获奖。这是一张家庭票。我一个人,我在单位里没有很多朋友……”黄看起来很痛苦。看到叶淼的心融化了,他立刻脸红了,对叶淼说,“否则,我叫你妈妈和王先生爸爸。我不是你的小宝贝吗?”

看到眨着黄色眼睛的基样,叶秧忍不住打了个抖,“太恶心了!好吧,走吧,请不要再让我恶心了...既然你要到黄河才能死,那就告诉你吧!”

没等黄啸欢呼,叶淼还是运气好地问道:“方大师好吗?”

"啊,算了,我还没说完就被无情地拒绝了."黄啸用手示意,“我猜那个女孩何方轩是如此生气。方大师的脸和阎罗王一样黑。”

道路崎岖不平。叶淼的脸一路上都是黑色的,他的胃在打滚。简而言之,度假村没有看他。然而,黄把他带到了偏僻的山角。

叶淼的脸是黑色的,他没有说话。陈龚宇总是沉默不语。只有黄啸仍然像鸡血一样兴奋。他和司机的主人交谈,主人也很健谈。当他听说黄啸获奖并想入山时,大师直截了当地说:“我说年轻人,别被愚弄了。这个地方的度假胜地在哪里?然而,也有可能我已经好几年没来过这里了。我记得镇上似乎有一个天然温泉。对于他们的县和镇来说,建造一个度假村并不是不可能的。你可以去游泳。还不错。”

“不可能错,我已经打听过了,很多年轻人集体去牛头人山露营,风景一定不错。还有温泉,可以浸泡。”黄啸翻了翻他的战略书,说道:“此外,组织者已经报销了来这里的所有门票。这次旅行不是损失。”

“牛头山?你不去山下的城镇吗?”车身明显晃了晃,老师变了脸色,“我劝你不要走,那牛头山,奇怪……”

听到牛头山的怪癖,茫然的叶淼立刻醒悟过来,问道:“什么样的怪癖?”

“你们年轻人,你们没东西吃,平时也不怎么看报纸。”老师起初很高兴,当他听说他们要去牛头山时,立刻就不高兴了。“我就知道我不会带你来这里。你没看过吗?几年前,许多人打听牛头山,但许多人去了那里,再也没有回来。你为什么不问这件事?哦,我又老又小,早知道不会拉你……”

“你去了又回来了吗?”黄被吓得沉默不语,但叶淼仍然清醒,仍然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人们说,牛头人山吃人!如果你想去和回来,你是幸运的。那些不回来的人将会很痛苦。他们都说他们被牛头山吃掉了,没有留下骨头。几年前你不是去过一群人吗?整个小组都没回来!活着不见人死不见尸体……”

就在这时,车身下沉,动弹不得。大师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车后的叶淼和陈龚宇。他以前不害怕。现在他对这伙人感到更加奇怪,尤其是海军礼服。他一上车,就突然冷静下来。他想得越多,就越害怕。大师立刻喊道,“哦,看,我也不能谈论它。这已经够糟的了。汽车卡住了,他们中的几个人下来帮忙推,否则我们都得在这里过夜!”

叶淼和陈龚宇、黄伊彦下来,车轮被卡在凹泥里,三个人在后面一推,司机师傅踩了车内的油门,洗漱完毕,车轮转了起来,泥散开了,车身也从凹泥里出来,没等叶淼他们放弃,出租车疾驶而去,也没回头...

“你好,你好!你也是...邪恶……”叶淼浑身溅满了泥,现在有几个人已经被胆小的缺德司机甩在后面,当真是叫不应该天天叫上班的时候。

黄啸面无表情地坐在边上,沮丧地说,“你说我太虚弱了,以至于我很难获奖,然后就被扔在路上了。这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叫车...我的手机没有信号。我该怎么办?”

叶淼被憋得满腔怒火,但幸运的是她出发前做了心理准备,结果还算不错,“看吧,我早就说过你不会放弃,直到你到达黄河,现在你应该死了,对吧?黄警官,你应该认识你自己。你才是没有中彩票的人!”

“有人来了。”

陈龚宇的突然话让他们俩都平静下来。

我看见一个砰的声音从山路的拐角处传来。然后,一辆拖拉机慢慢出现,背上有许多东西。它看起来像日常必需品。

拖拉机慢慢靠近,停在他们身边。一个胖胖的黑皮肤中年男子探出头来,非常热情地说:“老乡,你这个时候在这里干什么?晚上不安全。狼来了又走。即使你不碰狼,你也应该小心黄色的皮革。黄色皮革可以偷走干粮。”

黄啸详细叙述了出租车司机留给他们的东西。大汉一听,立刻帮着骂他们,“这是他奶奶的狠心。你怎么能把人留在半路上?多危险啊!”

想了一会儿后,大汉主动说道:“老乡,你可以看看这是否可以。如果你不能走在村子的前面和商店的后面,你就不能用你的腿走路。我来自福寿村。我们的村庄就在前面,有一条路,但是你一定可以在天黑前到达那里。哦,你可以叫我胖乎乎的头。我必须在天黑前把我的东西带回村子。明天早上我带你下山。这样可以吗?”

当我们到达福寿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乡下人很早就睡觉了,胖乎乎的说福寿村还有很多老人。因此,天一黑,每个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

胖乎乎的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他让家人出去了。他的房子不大,胖乎乎的平时一个人住。既然已经有三位客人留下了,查比就不能留下了。他在黑暗中去了一个村子里的村民家,说他会一大早给他们回电话。

一个尘土飞扬的叶淼他们终于安定下来,胖胖的脑袋里,黄那厮无情地睡着了,也许他做得太蠢了,黄那大哥觉得惭愧,愣着装死,连他的脸都没露出来。

叶淼不像黄啸那样无情。尽管筋疲力尽,他一点也不困。陈龚宇拍拍叶淼的肩膀安慰她:“别担心。”

叶淼知道陈龚宇的意思,点点头:“我也知道胖乎乎的脑袋没什么不好。我在这个村子里也有一颗心,却找不出是怎么回事...也许我太敏感了,对别人想得太多了。”

陈龚宇嘴角微微一笑,想起叶淼无情的样子。他给了她一个慷慨的称赞:“别担心,你是对的。你必须提防别人。”

虽然没有太多老掉牙的话,叶淼总是用几句话就平静下来。叶淼不禁放松下来,摊开双手。“反正我睡不着。陪我去院子。”

这两天天气很好,有很多星星。我总是呆在城市里。我小时候很容易看到的这些场景现在非常罕见。

叶淼和陈龚宇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她把头靠在陈龚宇的肩上,摇了摇脚。当人们放松时,他们变得昏昏欲睡。叶淼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地说道,“陈龚宇,为什么古人总是说人死后会变成星星?你不看天空中的星星。他们中的一些人很亲密。事实上,星星离我们很远。他们太大了,根本不能聚在一起。你说如果我们死了,变成星星,那不是很远吗……”

“不。”

陈龚宇轻声低语,语气温和,也不知道他说不会,哪个不会。

叶淼醒来时,他已经在屋子里,四肢伸开睡着了,不记得他是怎么回到屋子的。

当她还困惑的时候,陈龚宇已经端来了一盆热水。叶淼双手托着下巴坐着,紧紧地盯着陈龚宇。陈龚宇很自然地递给叶淼一条毛巾,叶淼没有回答。他看起来像个花痴。“啊,真好吃。我怎么能把毛巾拧得这么帅?”

陈龚宇无视她的美德,摊开毛巾,扔在叶淼的脸上,说:“上帝,醒醒。”

突然,他的脸被他的头盖住了。叶淼不情愿地漫不经心地擦了擦脸。黄又不合时宜地冲进来,轻快地催促道:“小传单,先生,快点,村子已经为我们准备好早餐了。味道很好,我们不会再去了。”

黄说着,还不忘把热汤圆放进嘴里。

福寿村主要是老年人,也有一些年轻人和儿童。奇怪的是,叶苗从未见过像福寿村这样的村庄。村子里的人就像一个大家庭。他们一起吃早餐,然后在院子里散开。他们想拿什么就拿什么。村民们非常善良,以一颗非常简单而温暖的心对待局外人叶淼。难怪昨天的胖脑袋如此热心。

饭后村民们没有散去。他们坐在那里喝茶,聊了一整天。当他们看见叶苗时,他们迟到了。他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热情地向他们挥手。“过来吃早饭,儿子。你为什么起得这么晚?你不能不吃早餐。你的胃要破了!”

唠叨,但温暖。

叶淼坐下来,边上的老太太很自然地拉着叶淼的手。她一只手握着叶淼的手,用她宽厚而略显粗糙的手轻轻拍了拍叶淼的手背。她走过去,低声问道:“姑娘,你多大了,该成家了?你有什么东西吗?”

“奶奶,这不是很明显吗?”小女孩走过来,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朝陈龚宇的方向努了努嘴。“他们是一对!”

村民们的热情压倒了叶淼,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位老妇人拄着拐杖遇到了一些困难。每个人都坐着,老太太站着。首先,她愤怒地扫视了在场的每个人。当人群安静下来时,她似乎害怕自己的坏脾气。这位老太太没有和别人说话。然后她用一双苍老的眼睛紧紧盯着叶淼,喊道:“走,走!不要杀狗的东西,呆久了,你就出不来了!”

叶淼被愤怒地训斥到了头上,整个人愣住了,刚想站起来,身边的陈龚宇微微冰凉的手就挂在了膝盖上,有点用力,这是叶淼不那么冷静的标志。

另一边,黄的鲁莽的家伙嘴里塞满了东西,就像被压住了一样。他呆呆地愣住了,有些不知所措。

村子里的人反应很快。有人帮助了这位老太太,半哄半骗。“田太太,你怎么了?该吃药了,不是吗?杜诗梅团子带田婆婆回家吃药。这是胡说八道……”

这位名叫田奶奶的老太太被半哄半骗地带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忘记安慰叶淼,并解释道:“孩子们,你们害怕吗?别生气,田太太不总是这样。她很善良,甚至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她脾气很好。她要么无视别人,要么与他们争吵,总是胡说八道。”

"是的,是的,田太太以前不是这样的."和叶苗说话的小女孩解释道:“田妈妈看到我的时候总是嘲笑我。她最近也忽略了人们,说了一些人们听不懂的话...我希望田妈妈早日康复。”

叶淼终于平静下来,强迫自己打消疑虑。他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问道:“我们能看看田奶奶吗?哦,我的朋友是医生,也许他能帮上忙。”

叶淼指着黄啸,没有眨眼。他张开嘴,纺了一根纱线。

黄啸设法吞下嘴里的东西,反应很快。认识叶淼这么久,还是有些默契,“是的,是的,我是医生。”

“是医生吗?”小女孩一听,站了起来,“那我带你去见田奶奶。”

仅仅...只是。

这加深了叶淼的疑虑。显然,田婆婆和当地村民之间总是有问题。要么田婆婆说了些难以启齿的话,故意警告他们,要么村民们故意隐瞒了些什么。或者,正如村民们所说,田太太最近是不是因为生病而行为怪异?

但是当她要求拜访婆婆时,村民们为什么不阻止她?它真的像后者那么简单吗?或者...这些人非常自信。即使他们去了,他们也看不到任何问题。

叶苗和他的家人到达田予言家时,田予言刚刚在邻居的监督下吃了一些药。她看起来不那么急躁,吃了一些药,如镇静。

当他们看到叶淼时,田婆婆向他们招手。叶淼不敢耽搁。他急忙上前迎接他们,并想在与田婆婆保持密切联系时问她一些事情。

“你为什么不去?”田太太没有给叶苗说话的机会。她似乎也不想多说什么。她只是催促道,“走,走!”

“啊,你在吗?让我好好看看!”叶淼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胖脑袋就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对不起,我睡过头了!那啥,油井,我们可以出发了,你不是说要下山吗?如果我不快点,天黑前就不会回来了。”

田予言看着这个,突然把一大团纸塞到叶淼手里。他压低声音,匆忙说道:“我老了,快死了。我只有一个愿望。在我死前,我想最后一次见到我的家人。请帮我发个信息……”

这是一次奇怪的旅行,胖子头什么也没说,安全地把叶淼他们送下山。买了票,坐了公共汽车后,他们安全地回到了河的北部。

“让我说,我们只是想得太多了。”黄啸对安全返回很有信心。“看,我们没什么可做的。我们在农舍会很开心的。”

叶淼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她记得当她离开的时候,她的婆婆田已经给她塞满了纸团。她瞥了他们一眼,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此刻,如果你仔细看,碰巧她还在河的北面。叶淼连忙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我们换个路线,去仓北街76号。”

在那个地方,那是一个旧住宅区。建于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新住宅建筑让叶淼手里拿着一张纸,以一种尝试的心态敲门。毕竟,这位老太太也老了,地址写得是否正确也有说明。因为房子太旧了,所以不能确定对方是否搬走了。

门向一个略显秃顶的中年男子敞开,他仍在和那个中年妇女闲逛。那个女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孩子,以为她和孙子在家。

叶淼脸上挤出一丝他认为相当和蔼可亲的微笑。“请问,这是邓有才的家人吗?”

秃头中年人好奇地盯着叶淼,回答道:“是的,我是,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从这种态度来看,叶淼被视为在家销售保健品的骗子。

找到合适的地方很好。叶苗松了口气,耐心地问,“请问,田桂芬太太,这是你妈妈吗?她想见你。”

“田桂芬?什么田桂芬?不,你找错人了。”

叶淼还没来得及多说,邓有才砰的一声关上门。门没关,叶淼隐约听到邓有才的儿媳妇破口大骂:“真是个骗子!如果你发明了一个名字,你就敢到门口来。我家里有这个人,但没有这个人。我不清楚她是不是外人。现在这个骗子太傲慢了。”

叶淼沮丧地坐在路边,啃着冰棒抱怨,“为什么会这样?地址是对的,儿子的名字是对的,所以你为什么不认识我妈妈?此外,我还能分辨出一位老妇人是人还是鬼。这并不是说她年轻时失去了母亲,记不起母亲的名字。太多了!”

叶淼被她拒之门外,真的很恼火。她一直是唯一拒绝别人的人。

晚上,黄啸来到叶淼身边。叶淼看到他时,立即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他问,“怎么样?”

黄啸喘息着,“我查过了,户籍制度找不到田桂芬的信息,这里没有这个人。但很难说,也许是缺少信息,我又查了邓有才,猜猜怎么着?”

“不可能,田太太的名字写得太清楚了,她的身份证号码已经报告给你了。”叶淼因焦虑而死。“别卖关子了。”

“邓有才母亲的信息仍然是空的。之后,我派人去邓有才的家乡参观了一整天。村子里的邻居不认识田桂芬。哦,哦,还有一件事,”黄翻了翻手机,递给叶淼。这是一些旧照片的翻拍。“我派人去找了所有关于邓有才家乡的照片。你找到什么了吗?”

叶淼的眉毛几乎皱在了一起。在这些照片中,有些职位就像那些特别空出来的职位,或者应该说应该有人在那个职位上,但是她被凭空抹杀了...谁彻底抹去了田桂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连他自己的儿子都不记得她的存在了?

“福寿村真奇怪!”

叶淼说风是雨,陈龚宇和黄晓又来到邓有才的家。(作品名称:福寿村,作者:白煦。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彩票app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