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七十年,一段人与水的共生史

作者:匿名 2019-10-31 13:58:33 阅读量:1052

武汉人的故事总是与水有关。武汉的发展史是一部与水共生的历史。

当初的征兆,虽然九死一生它仍然不后悔

1953年,武昌平湖门附近的船厂正式更名为武昌船厂。

今年也是“五五”计划在全国各地全面展开的第一年。张之洞入主湖北以来,武汉以其坚实的工业基础成为国家重要的工业基地。两江交汇处独特的地理条件使“武冈”、“武冲”和“武果”成为国家“五五”期间支持的四个最重要的工业项目。

武昌造船厂大楼

在一个桥梁无法建造的时代,船只负责与武汉的三个城镇沟通。这是武汉人渡江的唯一途径。虽然以军舰为代表的重工业企业为武汉带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次经济繁荣,但武汉人民对1953年成立另一个单位——武汉桥梁工程局寄予更大的期望。

然而,天气不太好。气候的突然变化导致长江流域的降雨期在1954年重叠并延长。一场最终导致3万多人死亡、近2000万人受灾的大洪水席卷长江中下游。武汉位于长江中游,不幸成为洪水受灾最严重的地区。

经过30万一线官兵的血战,武汉人民终于战胜了这场百年不遇的洪水,经历了这场灾难的武汉人民对长江大桥有了更迫切的期望。洪水曾使京广铁路停运100天,一度影响了抗洪抢险的速度。如果京广线能够通过这座桥跨越长江,将会给武汉带来交通、经济乃至紧急救援的质的飞跃。

成功,跨越自然屏障,建设道路

1957年10月15日,期待已久的武汉长江大桥正式竣工通车。毛主席甚至写了“一座桥南北飘扬,一道天然屏障变成了一条大道”,来表达他内心的喜悦。在此之前,江汉铁路桥和江汉一桥相继通车。京广线和武汉三镇最终正式跨越长江和汉江之间的屏障,实现了真正的陆地连接。

武汉长江大桥

在许多内陆城市,桥梁的意义主要在于分流交通和提高运输能力。然而,对于一个水生城市武汉来说,自从孙中山先生将“以桥连接汉口、汉阳、武昌,使其成为国际大都市”的思想纳入治国方略以来,桥梁一直是几代武汉人的梦想。

在未来20年里,武汉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将与长江大桥对武汉的重要性不相上下。在煤炭是工业发展最重要能源的时代,长江第一大桥一直是煤炭南北运输的重要通道。直到今天,许多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武汉人仍然对武汉长江大桥的过去了如指掌。

起落,站在桥头克服困难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被吹到东部沿海地区。优先发展区域的战略逐渐导致武汉这个前工业城市的衰落。虽然江汉桥下的汉正街曾经以小商品经济而闻名,但两河之间的天然屏障使得武汉的城市建设规划,像武汉的经济发展一样,越来越落后于以上海和深圳为代表的经济特区。

1984年,武汉的国内生产总值仅次于北京、上海和天津,位居全国第四。仅仅六年后,武汉退出了前十名。到1993年,武汉在中国的经济地位已经跌至谷底,在全国经济总量中仅排名第18位。

目前,武汉只有一座连接汉阳和武昌的长江大桥,武昌和汉口之间没有直接的公路连接。当其他城市开始规划环路时,武汉市的主干道甚至连一条环路都画不出来。

武汉长江二桥

转折点发生在1995年,当时武汉长江大桥用两座124米长的主塔和384根钢缆连接武昌徐东街和汉口黄浦街,完成了武汉内环的最后一环。从那时起,汉口、汉阳和武昌就真正联系在一起了。从北向南流经武汉的长江似乎不再是武汉发展的障碍。

从那以后,桥头堡经济确实使武汉的三个城镇受益匪浅。内环道路连接着旗舰店、中佳村、江汉路、中山公园、徐东、中南路等众多商业圈。武汉人不再需要被武汉没有市中心的事实所限制——整个内环路都是武汉的市中心!

痛,倒建筑来扭转潮流

当武汉人民沉浸在内环道路竣工的喜悦中时,长江似乎终于被征服了,对武汉人民发动了"无情的反击"。

1998年,毁灭性的洪水再次席卷长江中下游。尽管武汉人民像两座用现代技术建造的桥梁一样,最终幸免于洪水的冲击,但受灾的汉族人民开始不再关注经济发展,而是重新审视如何应对滋养了这座城市3500年的长江。

2002年1月25日上午0: 30,长江大桥汉阳桥下的“江景阳楼”仅3秒钟就倒塌了。这个对外称之为“外滩花园”的房地产项目建在汉阳河的黄金地段,或者更准确地说,建在防洪堤上。

三峡工程的建设使武汉不再担心被1954年和1998年的洪水洗劫。保留这个有望成为“建筑之王”的房地产项目,可能有助于武汉房地产市场的发展。

但这一次,武汉人选择了与水毗邻并与之共存。

汉阳河滩建在外滩花园原址上

也是在2002年,面向外滩花园的汉口江滩一期改造工程竣工,并正式向800万武汉市民开放。当炸外滩花园的原址以汉阳河滩的名义最终对外开放时,武汉三个城镇的河滩总长度已经超过28公里。如今,被誉为亚洲最大的长江海滩的武汉河滩(Wuhan River Beach)已经成为武汉最具吸引力的旅游景点之一,“大江、大湖、大武汉”已经成为武汉向水生武汉宣传的最佳名片。

遁地,破旧的土壤最终会成为大道。

2004年,武汉轨道交通1号线建成通车,这也是中西部地区第一条投入运营的地铁线路。武汉人仍在享受桥头堡经济带来的内环红利,地铁经济已成为一线城市的中流砥柱。

与道路交通相比,地铁不仅具有更强的通行能力和更快的速度,而且不会受到交通拥堵、城市建设和恶劣天气等负面因素的阻碍,这对保证城市交通的稳定和畅通至关重要。然而,高成本和人口不足使许多城市对地铁望而却步。然而,对武汉来说,地铁建设在一号线建成通车后的八年里,最大的障碍既不是资金,也不是需求,而是水。

除长江外,武汉丰富的地下水及其带来的地下溶洞使得武汉地铁建设极其困难,这也使得地铁建设起步较早的武汉赶上了地铁建设的迟到。直到2012年12月18日,武汉地铁2号线才正式通车。这条穿越长江的地铁不仅无缝连接汉口火车站、西北湖、中山公园、江汉路、中南路、街道口、广谷广场等70列火车同时运行的热门购物区,也让已经进入地铁经济时代的武汉人充满自豪,所以在二号线通车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当火车穿越长江时都会发布这样的公告:

武汉地铁2号线是中国第一条横跨长江的地铁线路,隧道总长3100米

武汉地铁线路网络图完成

当然,武汉人有骄傲的资本。自2号线开通以来,武汉地铁每年以1-2条新线的速度快速发展。现在,由1、2、3、4、6、7、8、11号线、阳逻、机场和蔡甸组成的地铁网络已多次覆盖整个城市,穿越长江和汉水。武汉地铁的运营里程已经超过巴黎,在“11”黄金周期间创造了2800万人的纪录。

连环,怀上第一颗心,拓展新领域

随着越来越多的隧道从河底穿过这三个城镇到达湖底,武汉人对这座桥的感情并没有因为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而消退。

2014年,鹰梧州长江大桥正式建成通车。这是长江武汉段将要建成通车的第八座大桥。这座三塔四跨悬索桥让人想起美国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和2011年底通车的二七长江大桥,共同构成武汉的二环路,自1995年长江二桥建成以来,二环路极大地分担了中心城市的运输能力负担。

英武洲长江大桥

此时,武汉已经有四条完整的环路,即内环路、二环路、三环路和外环路。横跨长江的八座大桥不仅支撑着这个人口超过一千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一万亿的特大城市的交通,也使武汉从地铁经济时代进入了环路经济时代,武汉的房地产市场也可以从三环路延伸到外环。

与成熟商业圈或人口稠密地区的地铁建设不同,环路的规划和建设更依赖于地理位置而不是经济发展程度,因此对欠发达地区具有较强的覆盖面和经济拉动能力。当三环路白沙洲长江大桥于2000年竣工通车时,桥东端的武昌白沙洲地区仍然是一个以农副产品大市场为主的农民集散地,西端的汉阳四新地区甚至仍然是一个农田和湖泊纵横交错的乡村景观。如今,万科、保利、恒大等众多品牌开发商已经落户白沙洲、思欣,成为三环路中备受房地产公司和购房者关注的热点和需求区域。

今生今世,继承前师,造福后世。

2019年10月8日,为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武汉军事运动会的一项重要工程,世界上最大的双层悬索桥杨思岗长江大桥全面建成通车。阳四港长江大桥作为武汉市的第十座长江大桥,进一步缓解了武昌至汉阳的跨河交通压力,扩大了二环路的范围,完善了城市快速路系统。

杨思岗长江大桥

杨思岗长江大桥武昌端以北是武昌造船厂,现已划归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汉阳端以北是外滩花园的原址,它曾经被炸过。从杨思岗长江大桥到武汉长江大桥,这条河在短短五公里的时间里经历了跌宕起伏,最终迎来了武汉人与水相共存、相互实现的“最佳时代”。

纵观过去70年长江武汉段的起伏,从零到一,从一到十,长江大桥的建设见证了武汉人从与水搏斗到与水毗邻到与水共存的故事。当外国游客惊叹于绵延无尽的河滩时,当武汉作为一座“桥梁博物馆”被国内外各种媒体报道所覆盖时,当“大江、大湖、大武汉”成为北方以外“中国第五大城市”的强有力竞争者时,武汉人和水的过去已成为这座城市历史上一个独特的注脚。例如,东长江的水是无穷无尽的。

————————————————

站在房地产的“十字路口”,行业共鸣在深处激荡,兴奋与困惑交织,仿佛回到了历史起点。凤凰地产(Phoenix Real Estate)发起“城市对”全球房地产价值清单评选活动,从时代人物、时代标志、时代事件和时代声音四大评选维度审视行业热点,通过在线投票和专家评审的双重认可进行评价。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记录行业热点,在房地产领域传播正能量,点击图片参与网上评选。

有关更多详细信息,请查看特殊主题:价值列表中的城市。

链接:https://ihouse.ifeng.com/column/news/index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