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家陈钧德去世,他把人生最后一抹色彩献给了无比热爱的城市

作者:匿名 2019-10-27 14:05:19 阅读量:1625

油画家陈钧德今天早上8点44分在中山医院去世。他最后一次展览“海秋韵——陈钧德作品展”目前正在上海香港美术馆展出,展出了他近年来创作的30多幅纸媒油画。他用这些作品来表达他对上海的感情。这次展览也实现了他的一个愿望,这也是支撑他至今生活的动力。

陈钧德,祖籍浙江镇海,在上海出生和长大。他的梦想、灵感和情感都与这座城市密切相关。他的作品获得了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银奖、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奖和第二届中国油画展铜奖。他还在上海、中国、香港、日本、法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举办过个人展览。自1974年在上海戏剧学院任教以来,他培养了一批学生,如石启人、俞符晓、张建军、周长江、郭润文、黄阿忠和蔡国强,他们已成为当前中国油画产业的骨干。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称赞“陈钧德的艺术是‘写意油画’的成功范例”;画家贾周放评论说,“陈钧德是中国油画中当之无愧的色彩大师”。

“当他9月10日去看老师时,他已经知道老师快死了。那时,他不会说话。当他看到我来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开了一点,用手向我示意。眼泪立刻流了下来。”陈钧德的学生陈少峰抽泣着。在过去的几天里,他一直在他的朋友圈里发布与陈钧德相关的内容,回忆他导师的每一点,最让他担心的事情终于在今天发生了。“他是当代中国最伟大的画家,也是一个非常高尚的人。他不想麻烦别人,包括在他生病后。但他尽了最大努力帮助学生会,帮助他们参加展览并争取工作机会。”2011年春天,当陈钧德得知陈少峰的儿子出生时,他亲自为孩子们准备了一张他2010年在地中海生活的草图,以供纪念。“陈先生说,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小家伙的名字,所以他在照片的边缘刻了“小邵峰村你玩……”

陈钧德一直保持低调,直到80岁时才患上癌症。在几个朋友的强烈劝说下,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唯一的个人画展。当时,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说,“为了陈钧德的展览,我们可以取消所有的展览日程。他早就应该来了。”

“海秋韵-陈钧德作品展”中的大部分画作都是陈钧德近年患病期间创作的。陈少峰回忆说,当时,几个学生和朋友非常了解他的病情,希望他最终能离开一些工作岗位。因此,香港艺术博物馆馆长李汉英邀请他举办这个展览,并画一些与上海有关的东西。"他说我很累,但既然我答应了他,我就必须完成它。"当时,陈钧德接受了许多手术或化疗,但他的疾病并没有使他倒下。只要他能坐着不动,挥动画笔,他就不停地燃烧自己。陈钧德的女儿陈文回忆说,在她父亲2017年病情稍微好转期间,只要身体允许,他每天早上都出去,大部分时间是独自出去。“我父亲不想用他的手机。我妈妈每天总是在家里害怕和发抖,担心他会摔倒或心脏病发作。”陈文说,“当我到家时,我父亲总是躺下休息一个下午来恢复体力。完成这幅画后,我父亲总是高兴地说:“今天没有白活,否则我就成废人了。"

在展出的作品中,明亮的秋色一如既往。豫园、新天地、向阳公园、外滩、复兴路等上海街景都是画家描绘的。值得一提的是,梧桐树已经出现在许多画中。梧桐树通常被称为“法国梧桐”。陈钧德认为上海的梧桐实际上不同于法国的巴黎、马赛和里昂,也不同于中国的南京和杭州。上海的梧桐具有其所在城市的精致和休闲,它的特征收敛于它的外表之下。优雅的梧桐神奇地将周围的高楼、房屋、小巷、汽车和居民融为一种优雅宁静的色调。因此,在他的笔下,吴彤树成了现代上海的精神。他们的树干强壮,树枝优美。这个表达随着季节而变化。由梧桐树组成的方阵更加神奇。因为他们的联系,他们周围的一切都很可爱。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像上海一样让他倾注了持久而深刻的爱。”媒体人士丁西林哀叹,陈钧德笔下的秋城远离喧嚣的繁荣、轻浮的现代性和复杂的欲望。浓缩图像中无法去除的是沉淀了一百年的气质,极其优雅。“他的画笔就像一个筛子,过滤掉摩天大楼、奇怪的广告、时髦的人和市场的噪音。严谨的结构、饱满的色彩和几笔流畅的线条让优雅和精致跃入现实。这就是绘画大师们的想法:他们决心不是描绘普通的景象,而是描绘内心的感受。”听到陈钧德去世的消息,他深感悲痛,回忆起过去:“20多年来,我从相互了解中受益匪浅。他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和天真的老顽童。在画布和纸上创造的明亮的颜色和明亮的街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陈老师,旅途愉快!”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