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错过老母亲葬礼后,50岁的他做职业哭丧人,在别人灵堂哀

作者:匿名 2019-10-16 22:48:17 阅读量:3770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石继强

“他回来这里干什么?我们李家没有他。我们没有足够的羞辱。”

我听到父亲在院子里大喊大叫。我不需要去想发生了什么。老叔叔回家了。

我父亲只有一个哥哥,我的老叔叔。自从我祖母去世后,即使他们的姐夫结婚了,他们也不会听任何劝说。

我一下楼,就看见我的老叔叔一瘸一拐地站在医院门口,憔悴而憔悴,背上背着一个亚麻布包。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我父亲冷冷地哼了一声,走进了里屋。我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走进房间。我急忙跑到门口向叔叔问好:“叔叔,进来坐吧。”

老叔试探性地向院子里看了看。这座两层楼的建筑是奶奶去世后新建的。两年前,这里还有四座大砖瓦房。今天,事情变了。

老叔叔不自觉地叫了我一声,对我说,“不,魏紫,请给我拿凉水。我的喉咙很紧。”

我犹豫了一会儿,连忙跑回去拿了一个小凳子,端了一个瓢井去拔凉水。老叔坐下来,咽了下去,擦了擦嘴,脸上突然恢复了几分神色。

"姐夫,你和小虎子一家结束了吗?"我低声问道。

老叔点点头,他的眼圈还是红的,说话有点沙哑。说到这里,他迅速从亚麻布包里拿出一叠红色钞票,给我数了数。"魏子,拿着,买些书什么的."

“叔叔,我不想要它。你上次给我的花还没花。”

“魏子,你在干什么?不要和那种东西说话,扔掉他的臭钱。”我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从房子里出来大喊大叫。

老叔叔拍拍我的肩膀,站起来,回头看着站在里屋门口的父亲,叹了口气,离开了。

“他爸爸你瞎叫什么?他姐夫,还不要走——”我妈妈用尽全力推开我爸爸,手里拿着一些零食跑到门口,拦住他,给他零食,跟他说了几句话,姐夫就离开了。

说到我父亲和我老叔叔之间的世仇,它始于我祖母生病的时候。两年前,奶奶病得很重,住院了。医生判她死刑,但她不得不回家接受治疗。

当时,老树是一家海外国有工程公司的总经理。他得到了外援的帮助,已经六年没有回家了。要不是家里一年固定三次赚钱,老李可能已经忘记有这个人了。

然而,奶奶没有忘记。

即使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奶奶仍然在谈论这个小儿子。这时,爸爸安慰奶奶说:“柱子已经买好票了。乘一架大飞机,很快就会回来。”

然而,每个人心里都知道老叔叔不会回来了,因为这个家庭已经和他失去了半年多的联系。

最后,奶奶在等待中一次又一次地闭上了眼睛。直到一个月后,老师才回来。由于桥梁建设项目的倒塌,他被困了一个多月,他的腿终身残疾。只有当他记得打电话回家报告他的安全时,他才知道奶奶被埋葬了。

老树回来的那天晚上,一个男人在奶奶的坟前哭了一整夜。后来,老叔叔拿了一笔工伤费用,辞去了他在国有企业的职务,把近年来的所有收入都输给了父亲。

从那时起,我父亲就把他视为敌人,因为他从事了“可耻的”活动。

第二天,我去了小虎子的家。他祖父的白人生意刚刚完成,全家人心情都不好。我问他是否知道我姐夫下一步要去哪里。小虎子说他好像去了邻近村庄的王大夫家。王大夫的儿子死于车祸。

我跑回家骑自行车,背着书包,来到了邻近的村庄。我一进村子,就听到了音乐和悲伤的声音。我把车停在一边,来到王大夫家门口。院子里有许多忙碌的人。大家伙们忙得团团转。虽然有很多人,但他们看起来很无趣。每个人脸上都有严肃的表情。

门口有一个火盆,火盆里烧着纸,戴孝的亲戚们围在大厅前面。我小心翼翼地从旁边走进去,这时我听到乘务员喊着,“哭灵~ ~”

我上下打量着声音的来源。我看见院子里所有的人都放下了工作。一个穿着白色丧服的男人一瘸一拐地走到灵堂前,抱着棺材大声哭泣。

我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我叔叔。

将近50岁的时候,他此刻哭了起来,大喊:“儿子~ ~你为什么这么残忍,让我,一个白发男人,送一个黑发男人~”

他听着自己的心声,有节奏地强有力地哭了起来,听者都哭了,仿佛躺在棺材里的真的是他的儿子。

坐在他右边的是一个和他同龄的人,王大夫,他边哭边唱。他的脸麻木了,他叔叔又唱又哭。他从手里的一堆钞票中抽出一张,扔在他叔叔面前。

是的,我的老叔叔是一个专业的哀悼者。

没有人能理解他为什么坚决放弃高薪,从国有企业辞职,为什么他成为一名职业哀悼者。他每天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有时去其他的县。

没人知道他是一个将近50岁的大策划者儿子。他跪在地上,哭着喊着其他人的父母和孩子。

这也是为什么我父亲完全和他的老叔叔闹翻了。然而,老叔叔仍然走自己的路。慢慢地,他成了附近的“名人”,可能是因为他的知识地位,他哭了,连白色的东西都变得体面了?

一个悲伤了大约半个多小时,老叔叔喊道,主要家人抬着棺材埋葬了。老叔叔捡起地上的十几张百元大钞,擦了擦红眼睛,消失在人群中。他必须进入下一个白色事件。

我高兴地站在角落里等了一会儿,忘记了妈妈让我给叔叔的书包和衣服。

老叔叔离开了半个月。当我再次见到他时,是在我邻居三位祖父的葬礼上。

三爷爷不是我爷爷,是乡亲贝儿这么说的。三个祖父的房子在我的对面。小时候,我经常缠着他讲奇怪的故事。小老头拿着茶壶摇了摇头。非常有趣。

前一天晚上,我听说三爷爷已经走了。三爷爷的儿子张叔叔半夜跑到我家找我爸爸。他说三爷爷已经走了,请他帮忙做饭。当我父亲听到这些,这是一件大事,他很快穿好衣服就走了。第二天一早,妈妈蒸了一大锅馒头,还去了三爷爷家帮忙。

大约在早上十点钟,三爷的遗体安排好了,棺材到了,灵堂也建好了。附近的村民都到了,每个人都很忙。张叔叔皱起眉头,把我爸爸带到角落,说:“只有一个悲伤的。”

我父亲一听到火就来了。他当然知道张叔叔的意思。他立即握了握他的手:“大哥,别的什么都可以,但这不行。如果你找到一根柱子,我们会被打碎的。”

“你看你,让我们一起长大,我发现他哭是可以理解的。我告诉你,如果我父亲知道,他会愿意的。”张叔叔说完,把我父亲挂在阳台上,独自走进房间。

这时,老叔叔像往常一样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我父亲一看见他并责骂他,他就去了匹配房间待着。

老树向村民们打招呼。不久前,当小虎子的祖父离开时,他也在哭。小虎子的父亲走过来拉着老树的手,向他道谢。他说他做了一个梦,走得很顺利。当他到达死亡之门时,他一点也没有受苦。阎罗王没有让他难堪。他已经顺利重生。

老叔叔一听,笑着点点头,什么也没说。抬头一看,我看见父亲站在匹配房间的门口。他们两人面面相觑。我父亲摇摇头,走进房间。

张达波听说老叔叔要来了,所以他热情地迎接他,并从附近的小屋里端来茶。过了一会儿,乘务员喊了一声“哭泣的灵魂”,老叔叔从亚麻布包里拿出一些东西,把它穿好。这时,我看见他眼里含着泪水。

张达波说着,也绷不住了,跪在地上哭了起来。老叔叔把他扶到大厅前面,跪下哭了起来。

这一次,老师不再像以前那样哭着唱歌了。他只是在那里哭了。附近忙碌的人感到奇怪。没有人不唱歌就哭。

过了很久,老叔才站起来,抱着棺材哭了。他真的哭了,好像要把他的内脏取出来,他的血哭了出来。

哭了一会儿后,他晕倒了。忙碌的人们冲过去帮助他,在他醒来之前窒息了半天。老叔叔没有听劝告,于是哭了。

整个院子静悄悄的,连鸡和狗都停止了制造噪音,仿佛整个世界只有老树在哭。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他不是在为别人哭泣。他从来不为别人哭泣,而是为我的祖母。

后来,我的老叔叔告诉我,三爷爷的哭声是他哭得最长的一次。

因为他哭得太厉害,他叔叔被送到医院,后来来我们家疗养。虽然父亲和大哥都不想,但这一次他惊讶地只是喃喃了几句,也没有停下来。

三爷头七天的第二天,张然叔叔来到我们家。他看起来很高兴,说他想见张叔叔。

张达波说他的三爷爷给他做了一个梦。当他的第三个祖父走过死亡之门时,他遇见了我的祖母。他告诉她家庭情况。奶奶很高兴知道这个老男孩(叔叔)已经回家了。三位爷爷让张达波给奶奶带个口信,这样叔叔就能好起来。

老叔叔听到三个爷爷提到我奶奶,但他忍不住又哭了。原来奶奶从未重生,一直在等待老叔叔的消息。

老叔叔哭了,我父亲拿了三根点燃的香,递给他:“去给我父母烧香吧。”

经过这么多年,这个结终于解开了。

一周后,老叔叔康复了。我父亲又把他关了几天,但我叔叔拒绝了。他说虽然奶奶原谅了他,但他不能原谅自己。结果,老叔叔又收拾好行李,再次出发了。据说这次他会去省里哭。

“爸爸,你让张叔叔这么说了吗?”

“臭小子,别说太多。”

我爸爸扇了我一巴掌,然后转身回到房子里。我心里知道,当我父亲在三爷爷的葬礼上看到小虎子的父亲怀着感激之情牵着他叔叔的手时,我父亲大概明白像我这样悲伤的人的意思。

我站在院子门口,清晨的太阳正在升起。面对晨光,我看着叔叔一瘸一拐的背影。这一次,他又累又坚决。(作品名称:《老树的哭泣》,石继强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姚记娱乐网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