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亮、程德培:站在当代文学批评的年轮上

作者:匿名 2019-10-24 15:06:11 阅读量:3977

中新网9月26日电(记者高垲)20世纪80年代在中国文坛备受关注的《文坛一瞥》使吴亮和程德培两位文学批评家声名远扬。2019年,作者出版社出版了吴亮和程德培的《一个或另一个(1985-2015)》和《黎明的采摘者》(Pickers at Dawn),这两部作品既是对过去的重新梳理,也是对过去的致敬。

“或者这个或者那个(1985-2015)”次要的新照片

1985年的一天,在上海的一个公共汽车站,程德培遇到了李国彝,他刚刚调任《文舒慧周》总编辑。他们两人都对当时的文学批评感到非常强烈。他们一拍即合,李国彝决定程德培和吴亮在报纸上开一个专栏,并立即命名为“文坛一瞥”从那以后,从1985年到1987年,程德培和吴亮轮流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每周在国内期刊上发表一次评论。其中大部分是小说,也包括一些诗歌和报告文学。这些短小精悍的批评文章在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文坛反响很好。尽管吴良和程德培此前涉足文学批评领域,但这种“文坛一瞥”的经历无疑对他们的成长和当代文学批评史至关重要,也为他们创造自己的批评风格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个或另一个(1985-2015)》和《黎明的拾荒者》以及《一个或另一个1985-2015》是吴良30多年来最重要的批评文章集。他们谈论作家和作品,关注思想和思潮。在这个时代和观察中,除了描述和分析之外,它们绝不仅仅是非此即彼的判断,而是识别其中一个或另一个的方法。

《黎明的拾荒者》是程德培的第四个十年收藏。所有这些都是超过10,000字的长文本。它结合了严密的阅读、精致的解释和优雅的写作。在连续的话语中,可以看到当代文学的浪潮和当代作家的思维模式。

几天前,30多位评论家和作家聚集在北京,讨论这两部作品,讨论他们的观点和思想,并谈论文学批评的荣耀和尊严。

著名作家兼评论家李敬泽在翻到吴亮《非此即彼(1985-2015)》的第一页时,“敢向天发誓”。他在1985年仔细阅读了这本“当代小说和圈子批评家”。“那时我还年轻,大约20或21岁。吴良和程德培的书对我影响很大。”三十年后,李敬泽从原来的年轻人变成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在他重读了吴亮和程德培的文章。他发现文章中揭示的文学信仰仍然没有过时。"时间考验后仍然存在的强烈相关性是批评家的力量."

李敬泽并不是唯一一个对80年代的吴良和程德培有深刻记忆的人。作家李浩对吴良的敏锐感到惊讶。李浩哀叹吴良的批评充满了神经末梢。在阅读过程中,人们清楚地感觉到这些神经末梢在被触摸时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萧昕的《黎明的拾荒者》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莉非常欣赏程德培作为评论家的“文体意识”。在张莉看来,程德培充分认识到作为作者的批评家的复杂性,并表现出非常突出的批评文体意识。“当回顾这些批判性的话语时,我感到一种苦涩的空气和一个好作家和评论家的好奇心,我内心的文学热情将再次点燃。我认为在许多作家的心目中,两位老师都是理想的批评家。”

何邵军也是一位批评家,他也觉得“80年代是一个极其辉煌的文学时代。程德培和吴亮无疑是这个文学时代最耀眼的明星。甚至可以说,没有这两者,20世纪80年代的文学批评将黯然失色。”

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吴亮和程德培是40多年的好朋友。在陈思和看来,20世纪80年代的吴亮就像一把锋利的锥子。他经常问一些关于文学世界在写文章时故意回避的地方的问题。另一方面,程德培选择沉浸在文本的解读中,通读作家的所有作品,然后仔细完成了一个长篇作家的理论。

北京大学的陈晓明教授认为吴亮是一个“风格、风格、态度”的批评家。他的批评作品充满了反复无常,能够展现自己的风格。他厌倦了引用,公开反抗旧批评,以“六经注我”的方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种风格属于一个会飞、超越他人能力的批评家。

如果说吴亮是敏锐、虔诚、充满感情的,像一只飞翔的雄鹰,那么程德培坚定的信念、对完美的追求和不懈的努力就更像一匹知了路的老马。陈晓明认为程德培是“本体论”的批判者,致力于赋予每个作家正直的品质,这是他一直追求的批判信念。程德培可以把一个作家的作品变成一个作家生活的写照,一部作品变成一个世界的写照——这真的需要长跑的精神

《人民文学》总编辑史詹俊更倾向于与前任相比。他认为吴亮,像李健吾和程德培一样,像沈从文那样写评论,善于很耐心地引发话题和回复对话。不管别人做什么样的比较,他们实际上是在图像中表达他们的独特性。然而,吴亮和程德培的真实风格和调性一直是不可替代的。他们已经站在当代文学批评的年轮上:吴亮是吴亮,程德培是程德培。(结束)

关于中美贸易战的消息是假的!搜索“中国网”颤音号码(787874450),看看你是否想看

最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