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系隐秘资本曝光90%股权被质押 陆克平掏空3家上市公司

作者:匿名 2019-10-24 14:40:21 阅读量:432

随着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出禁止进入资本市场20年的通知,阳光部门的灵魂卢克平将在75岁时被逐出资本市场。

从1993年开始,卢克平通过参与企业重组来掌握资本。1999年,江苏阳光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2002年,经过一系列股权变动,卢克平成为江苏阳光的实际控制人。今年,他正式成立了阳光集团。

十年后,阳光集团控制了海润光伏,并成功回溯江苏神龙上市。卢克平的太阳系正在形成。

然而,心脏不够强壮,蛇无法吞下大象。根据a股四环生物(000518.sz)发布的中国证监会最新调查结果,卢克平至迟于2014年秘密控制了19个账户的四环生物。不仅四环生物和几位高级董事和监事受到最高处罚,卢克平也将被终身禁止进入市场。

太阳是一个四环的生物,戟断了,它已经处于危险之中。在阳光旗下的三家a股公司中,海润光伏因亏损已连续三年退出a股市场。四环生物有限公司多年经营业绩不佳,自去年以来一直亏损。江苏阳光债务高,偿债压力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太阳公司正面临诸多危机,这与卢克平频繁推进关联交易有关。今天,这些公司几乎被掏空了。例如,经营业绩较好的江苏阳光为控股股东阳光集团提供了15年的担保,卢克平从海润光伏套现20多亿元。

目前,阳光部门持有的江苏阳光和四环生物股份质押率均超过90%。随着两家公司股价的大幅调整,秘密资本局透露,一度风光无限的阳光部门似乎肯定会沉湎于沙砾之中,折断戟。

经过5年的询问,卢克平被淘汰了

四环生物的宣布不仅暴露了隐藏在公司背后至少4年的实际控制者,也宣告了卢克平资本市场之路的终结。

9月22日晚,四环生物发布了关于接受行政处罚的通知和市场禁令的事先通知。中国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显示,卢克平最迟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他指示四环生物从事非法信息披露等行为。因此,建议对卢克平实行终身市场禁令,并处以2734万元的罚款。

自2014年至2018年,四环生物连续五年的年报显示,公司股权极度分散,没有实际控制人。然而,中国证监会揭露了这一谎言。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自2014年2月20日(截至2018年4月11日),卢克平实际上通过19个账户组控制了四环生物39.42%的股份,但从未进行任何披露或发出任何收购要约。这些证券账户不仅包括他儿子陆羽和妻子秦分的账户,还包括一些阳光部门的前雇员和一些表面上与他们没有直接联系的人。

在今年的四环生物半年度报告中,前十名股东中有六名由卢克平控股。具体来说,最大股东王红明担任江苏阳光董事兼副总经理。俞秦分、赵龙、许康瑞、陈建国和许智分别是四环生物的第三、四、五、九和十大股东。经中国证监会调查,六大股东均为卢克平控股股东,资金由卢克平提供。根据各种证据,中国证监会发现四环生物隐瞒了卢克平至少在4年内是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事实。

此外,在限制交易期内,卢克平和他的一致行动人账户购买了四环生物6.27亿股,累计购买金额43.21亿元,卖出2.72亿股,卖出19.51亿元。

事实上,市场对四环生物没有实际控制人的理论的质疑由来已久,最终被调查处理,或与股东的对抗有关。

广州盛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盛京)曾是四环生物的单一大股东。据称,包括陆羽和王红明在内的15名股东是一致行动者。四环生物与阳光部门的交易存在问题。阳光部门还指控广州盛京侵犯了公司的利益。

股东对抗引发高度监管关注。2015年8月10日至2017年8月8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共向四环生物及相关股东发出5封关注函和2封询问函,询问卢克平是否为实际控制人,陆羽、王红明等股东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四环生物予以否认。

今年年初,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展开对四环生物工程的调查。直到那时,卢克平秘密首都局才被彻底揭露,怀疑最终得到了证实。

令人眼花缭乱的涉及利息转移的关联交易

雪藏四环路的实际生物控制器和协同行动只是阳光违法违规的冰山一角,其密集的关联交易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利润传递的质疑。

看看卢克平的国资局,他在1999年参与了股票改革,三年后成为实际控制人。他控制了海润光伏,并于2012年成功借壳上市,然后于2014年开始实际控制四环生物。13年来,卢克平阳光部门拥有三家a股公司。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迄今为止,卢克平直接控制着64家核心企业,他的妻子余秦分直接控制着3家核心企业。多年来,太阳公司的子公司经常为太阳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而且它们之间的关联交易仍在继续。

自2004年起,江苏阳光为控股股东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融资提供担保。今年上半年,对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关联方的担保为3亿元。

除了担保,关联交易也更加频繁。以2017年为例,江苏阳光与多达12家关联方进行了交易。当年,江苏阳光相关采购金额为1726.8万元,相关销售和劳务金额为5.78亿元,占当年公司收入的26.86%。这些相关的销售带来了大量的相关应收账款。截至2017年底,公司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为2.54亿元,占当期应收账款的75.36%。

阳光部门和四环生物之间的关联交易也很频繁。2015年,四环生物提出增加不超过40亿元收购三家生态园林公司等。这三家公司与阳光集团有关联,固定增长计划被股东大会否决。然而,那一年,四环生物与阳光集团的几家附属公司签订了价值数亿元的苗木收购合同。由于四环生物没有能力履行合同,双方为此向法院起诉。最后,法院命令四环生物支付2 . 91亿元的苗木和巨额罚款。

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与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之间也有数笔房地产交易。2014年10月,四环生物控股公司的子公司新疆艾迪新能源与阳光集团的子公司江苏阳光房地产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新疆艾迪新能源在阳光山湾花园9日至19日从阳光地产购买了11家店铺,总成交价为5345.56万元。2015年2月,子公司北京四环生物将北京市东城区新中街18号院3号楼的三套房屋出售给阳光集团,总面积575.39平方米,总转让价格2301.56万元。

此前,四环生物也为阳光集团提供了保障。根据中国证监会江苏监管局的核查结果,四环生物公司的子公司新疆艾迪新能源曾为阳光集团向四川荣都借到3000万元用于园林绿化提供了联合担保。本保函未能履行审查程序和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

经常为关联方提供担保,而江苏阳光和四环生物长期缺乏资金。截至今年6月底,江苏阳光拥有6.47亿元货币资金,债务达到21.58亿元。偿债压力通常不大。第四环生物更糟糕,截至今年6月底,该公司的账面货币资金仅为1624.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卢克平通过紫金电子控制了海润光伏,并通过大规模减持套现逾20亿元。也许,正是因为手头有这些资金,卢克平才做出了大规模的四环生物布局。

在更严格的监管下,股权质押危机迫在眉睫。

由于关联交易频繁,阳光旗下的三家上市公司似乎被掏空了。

海润光伏借壳上市时,紫金电子和其他股东已经做出了业绩承诺,但事实上他们已经连续三年未能兑现。最终,阳光集团共赔偿6.05亿元。然而,在来自10个7.4元派系的股息帮助下,阳光集团及其协同行动收回了3亿多元人民币,从而瓜分了公司的储蓄。

海润的光伏业务表现极差。2012年至2018年,公司继续亏损非净利润,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共亏损88.93亿元。目前,该公司已从a股退市,并转移到新的第三板。

四环生物的经营业绩也很差。2002年卢克平上任时,当年净利润为8568.59万元,是公司净利润的最高峰。自2003年以来,净利润一直在稳步下降。2003年下降12.59%,2004年下降83.73%,净利润分别为1122万元和24万元。2005年,公司直接亏损1.04亿元。此后,公司的盈亏交替循环,大多是大亏小盈。自去年以来,公司持续亏损,上半年净利润亏损973.4万元,同比下降1011.21%,经营现金流净流出368.2万元,同比下降116.65%。

江苏阳光在阳光部门表现最好。1999年,该公司上市第一年的净利润为1.15亿元。如今,经过20年的上市,其净利润一直徘徊在1亿元左右。在此期间,2012年也遭受了13.61亿元的巨大损失。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3974.16万元,同比下降3.99%。目前,江苏阳光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除了运营风险,阳光还面临着质押危机。

截至今年9月18日,阳光集团及其关联方持有江苏阳光5.6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52%,共同质押5.14亿股,占总股本的28.84%,质押率为91.50%。2015年公司股价达到13.67元/股,今年9月27日仅为2.18元/股,最大跌幅为84.05%。

同样,四环生物股权质押的风险也不小。在前十大股东中,被中国证监会认定为一致行动者的卢克平持有公司3.23亿股股份。除徐志之外,其他五家公司的股票质押率都很高,质押率为97.73%。随着股价的调整,平仓的风险将会到来。

显然,阳光部门的危机尚未完全爆发,监管部门仍在质疑关联交易等问题。在未来,四环路生物将走向何方将取决于它们非法活动的程度。

(责任编辑:王晨曦)

最热新闻